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诸天顶峰 > 第二十二章 世家子弟
    “你不能这样!”游龙生大叫了起来,神情惶恐无比,险些就跪倒在地。

    望着这个满脸涂满脂粉的男子,严涉冷冷道:“本座为何不能这样。”

    “因为……”游龙生脸色变了又变,始终说不出话来,最后急得双眼流出了眼泪。

    回想这段时间的遭遇,他只感人生已经毫无希望。

    他是藏剑山庄少庄主,天下第一剑客的弟子,身份原本何其尊贵?无论走到哪里,任何人都会给他三分面子。

    夺情、鱼肠,这两柄旷世神剑,对一般的江湖人来说,哪一件不是旷世至宝,他却可以同时拥有,随意送人。

    武林第一美人儿,何等冰清玉洁,照样对他投怀送抱。

    初出江湖,他本以为这世上没什么是他做不成的,这个世界本就应该是为他而存在,意气风发,壮志凌云。

    但后来他却发现,这江湖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别人尊敬他,只因他是藏剑山庄的少庄主、雪鹰子的弟子,而不是因为他是游龙生。

    武林第一美人,其实她对任何男人都是投怀送抱的,他并没有什么特殊。

    他的武功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以前之所以能胜过许多名宿,只是因为他们要给自己父亲面子。

    但遇上了真正的高手,他其实不堪一击。

    先是李寻欢,后是那阿飞,最后他遇到了大欢喜女菩萨,开始了人生噩梦。

    他本已做好打算,忍辱负重,拼掉性命,也要与大欢喜女菩萨同归于尽。

    但他没有想到,大欢喜女菩萨还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恶魔。

    比起眼前这个满脸笑容的少年,她又算哪门子魔头,实在可爱的紧。

    望着对方漆黑的瞳孔,他浑身发抖,万念俱灰。

    他其实并不怕死,他怕的是自己的样子被传出去,藏剑山庄百年声名毁于一旦。

    “世家子弟,最是可悲。”严涉冷冷道,他非常了解游龙生心中的想法。

    在别人眼中,游龙生这样的世家子弟出生煊赫,实在是风光无限,但他们身上的责任也是别人难以想象的。

    《三少爷的剑》里,一代剑神谢晓峰,宁愿去做一个挑粪的‘没用的阿吉’,也不愿做高高在上的神剑山庄三少爷,天下第一剑客。

    因为三少爷的前面是神剑山庄,他若是做了三少爷,就必须扛起整个神剑山庄。

    古龙的世界里,花满楼与原随云是两种极端,但他们最大的相似性不是他们都是瞎子,而是他们都是世家子弟。

    花满楼是江南花家的人,而原随云则是无争山庄少庄主,他们都是出身世家。

    但不同的是,花满楼有着六个哥哥,而原随云的父亲老来得子,只有他一个儿子。

    所以他必须扛起无争山庄数百年的煊赫声名,他只能靠自己努力,而花满楼却有六个哥哥承担着压力与责任,所以他能自在无忧,而原随云却只能成为蝙蝠公子。

    原著中,游龙生死的时候都要对李寻欢说,他不是游龙生,因为他不能让藏剑山庄蒙羞。

    这就是世家子弟的悲哀。

    严涉非常了解他们的弱点:“想要本座不把你丑态宣扬出去,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肯答应本座一个条件。”

    游龙生眼中泛起一丝亮光,紧紧地盯向他:“你要我做什么?”

    严涉笑道:“你应该也知道你的父亲、师父都在武当山参与‘论道灭魔’大会,商量着怎么除掉我这个魔头,所以我希望你能回到他们的身边,听我的命令行事。”

    “什么,你想利用我陷害天下群侠……”游龙生吃了一惊,疯狂摇头,“不可以,我不能这么做……”

    严涉神色一冷:“既然如此,你就没有价值了,本座只好把你的事情宣扬出去,让天下人知道堂堂藏剑山庄少主屈膝大欢喜女菩萨身下的丑态。”

    “你……”游龙生双拳攥紧,死死地看着严涉,似是要把对方生吞活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长叹了一口气,复杂道:“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真的会放过我吗?”

    严涉笑道:“本座说过的话从来没有假,只要你看乖乖听话,非但你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藏剑山庄也可保全,今后你依旧是风光无限的藏剑少主。”

    游龙生不太相信眼前之人的话,但他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其他选择了,眼前这位魔教教主的武功他是见识过的。

    原本大欢喜女菩萨在他眼里就是不可战胜的,但比起此人,大欢喜女菩萨的武功简直就是小孩子的把戏,不堪一击。

    反抗,注定没有好结果,那就接受吧,生活不就是如此么?

    他随即跪下道:“游龙生参见教主。”

    “很好,吃下这粒药丸你就是本座的得力下属了。”严涉还是满脸微笑,阳光无比,拿出了一粒白森森的药丸,递给游龙生。

    后者渭然一叹,没有犹豫,一口吞下。

    他知道,自己彻底上了贼船了。

    严涉拍了拍手,后面顿时出现了几个黑衣的魔教教众,恭敬的等候中命令。

    “你们带这位游公子去梳洗一下,顺便给他安排几个漂亮姑娘,舒缓一下身心,然后把他送到武当山。”严涉指着游龙生道。

    “属下遵命。”几人带着游龙生走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严涉眼中露出冷意。

    说话算话?问问芮钰,问问地下的白天羽,你就知道他严大教主是不是那种人了。

    都落到自己手上了,你还想挣脱出去,这岂不是笑话?

    “又是一个大好青年,被你这和善的外表欺骗了。”芮钰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渭然长叹。

    “哈哈,最起码他现在还活着不是么?活着,岂非就有希望?”严涉意味深长的打量着芮钰,挥了挥手,“走吧,上官金虹应该等急了,也是时候去赴他的鸿门宴了,只是不知道究竟谁是项羽,谁是刘邦,谁又是范增、张良、项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