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 FATE有男人缘的骑士无女人缘 > 第三章一代目锅王迪卢木多上线
    “喂喂喂,我说berserker 。你走慢点啊!”芬德跟在米奈歇尔身后,对着前面的米奈歇尔说道。

    米奈歇尔连头也不回,直接说道:“快点,master。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芬德一脸黑人问号:“什么时间不多了?”

    米奈歇尔瞪了一眼芬德,“master!难道你一点忧患意识都没有吗!”芬德看着berserker 如此严肃,不禁吞咽了一口唾沫:“难道是我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不过这也离上一章的跨度太大了吧!”

    “master!”米奈歇尔大叫一声,“现在可没有时间给你吐槽了!这个问题不解决可是不行的啊!”芬德心中一凛,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同时心中十分欣慰:没想到berserker 看上去一天没个正经,关键时刻还是很可靠的嘛!

    “我们必须趁圣杯战争结束之前,将所有那样胡扯的书全部销毁才行啊!”米奈歇尔一脸正气凛然。

    好吧,相信berserker 会正经的我实在是太傻了。

    ---------------------我是时间的分割线--------------------

    “什么?”米奈歇尔一脸崩溃地爬在地上:“你说这些书是销毁不完的?它还能再生产?”

    芬德抱着双臂:“的确是这样没错。”

    “可是,作者不是死了吗……”

    “死了也能生产!”

    “难道是??诈尸?”

    “不要和我扯这些啊!”

    得知了真相的米奈歇尔一脸失魂落魄地跟在芬德身后,嘴中默念着“完蛋了……”,让芬德忍不住想打人。

    还好芬德身为时计塔精英,及时忍住这种危险的思想,告诫自己不要冲动,不然自己一拳下去,今天就会有人死在这里了。

    嗯,只不过那个人应该是自己罢了……

    “那个,berserker ,其实??”芬德回头刚准备说些什么,就感觉到背后一阵寒意袭来。

    锵!

    金铁交鸣声在这片小空间内响起。

    不知什么时何突然出现在芬德前面的米奈歇尔举着手中的黑色重剑,死死地架住对面袭来的长枪。

    但是双方的能力值相差太大,米奈歇尔一直处于下风,持剑的双不住的颤抖着。

    不行,对方的筋力估计在b以上,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米奈歇尔看了一眼袭来的小白脸。心中有了一丝不妙。

    下一刻,对方突然发力,米奈歇尔手中的剑被其挑向空中,枪尖向着米奈歇尔空出的胸口袭来。

    锵锵!

    又是两声金属交鸣。米奈歇尔尴尬地收回手中的剑,并后撤几步,与那名小白脸对视着。

    刚刚的交锋,谁也没讨到好处。米奈歇尔故意卖破绽的一招被敌人的铠甲挡住,而那人刺来的一枪,也被米奈歇尔的铠甲挡住。

    本来berserker 阶的米奈歇尔的铠甲,连宝具也算不少,理论上来说是起不到什么防御效果的。但是米奈歇尔另一项固有技能【不曾败北的荣耀】却正好弥补了这个缺陷。至于米奈歇尔这套铠甲有什么优点??

    至少看上去十分唬人。

    两人退开几步,米奈歇尔看着对面那名“小白脸”,因为其脸白的关系,被米奈歇尔取了一个外号。其手中的金色长枪充分暴露了他的职阶。

    “小白?ncer!为什么要袭击我的master?”米奈歇尔十分有气势的大喊着,只不过因为声音隔着一层头甲,显得十分低沉,再配合上米奈歇尔从头黑到脚的装扮,明明是受害者,却颇有几分大反派的架势。

    嗯,主要原因还是因为master长得太猥琐了。。。米奈歇尔十分无良的又将锅甩给一旁吃瓜的芬德。

    对面ncer似乎不想做什么辩解,只是淡淡地说道:“只是服从命令罢了,saber。”

    saber?米奈歇尔一愣,随即就轻笑了起来。只不过因为隔了一层头甲,对面ncer并没有发觉。

    “哼!被认出来了吗?不错,我正是迪卢木多·奥迪纳,以saber职阶回应召唤!”说着望向对面被自己一通自报家门弄的有些迷糊ncer:“我问你,你可敢告诉我你的真名!”

    ncer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抱歉,我的master不让我说出真名。不过对于你的真诚,我十分敬佩。”

    芬德也被米奈歇尔弄得有些糊涂:“berserker ,你的真名不是萨尔帝修·米奈歇尔吗?怎么又变成迪卢木多·奥迪纳了?”

    强忍着扶额的冲动,米奈歇尔发誓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米奈歇尔一定会脱了芬德的袜子塞在他的嘴里。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米奈歇尔恶恨恨地瞪着芬德。又想起一旁ncer,只得将芬德的事情放在一边。

    ncer也被这边的神转折弄的有些不知所措,手中的枪也没有再次攻击。米奈歇尔刚准备说些什么,旁边突然传来一阵鼓掌声,随后从后面走出两道身影,其中一人正是刚刚才见过的士郎神父。

    芬德死死地盯着士郎神父??右边的那个人。米奈歇尔也顺着自家master的视线望去,入目的是一个猥琐程度丝毫不亚于自家master的黄发大叔,其脸上还十分没品的戴上一副墨镜。

    “洛特维尔·贝尔金斯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那名猥琐大叔嘴巴一裂,用着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

    “你都能在这,为什么我不行?”

    “难道??”

    “不错,我就ncer的master!”

    芬德气得脸都变形了:“berserker !给我干掉他!”

    米奈歇尔一挑眉毛,十分顺从地冲了上去,来到那名猥琐大叔身后,手中的剑举起。但是,随即而来的锁链却让米奈歇尔的刀寸步难移。

    望着紧紧缠着自己剑的锁链,米奈歇尔停止了动作。望向身后的一名黑发女姓,在她身上,米奈歇尔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芬德·沃尔·斯贝伦,不要着急。洛特维尔也是自己人。”士郎神父的声音从那名女姓身后传来。芬德恨恨地望了一眼洛特维尔,说道:“若是自己人的话,他就不会攻击我了。神父,所以说你的理由不成立。”

    名为士郎的神父轻笑一声:“不愧是时计塔一级讲师,说话真是一套一套的。不过,如果我们是敌人的话,就不会和你说废话了。”

    芬德张了张嘴,士郎神父又说道:“而且刚刚那一击只是为了试探,是让我们更加了解你的实力罢了。”

    “结果呢?”

    “十分差劲呢!连assissian都无法正面突破,所以说果然不愧是你的servant吗?”猥琐大叔洛特维尔抢着回答,似是为了羞辱芬德一般,这个大叔迈着猥琐的步伐,在芬德身边猥琐的绕着圈子:“果然废物的master,只能召唤出废物般的servant呢!”

    米奈歇尔本来都不准备插手这两个猥琐大叔之间的爱恨情仇了,但是洛特维尔竟然又将话题甩到他身上,早看这个黄毛猥琐男不顺眼了!

    尽管他的前半句话米奈歇尔十分认同。。。

    用力挣扎着,将身上的锁链弄的噼啪作响,

    “喂!黄毛猥琐男,你说谁是废物呢?”

    洛特维尔脑门上崩出几个井字,一脸不爽地看着米奈歇尔。然后在米奈歇尔身上打量了一下,又不屑地冷笑出声:

    “这么低的数值,我都认为你才是assissian了呢!废物般的berserker !”

    的确,米奈歇尔的筋力才达到d,其他数值也普遍在b以下,唯有敏捷达到a,这么看来的确是assissian的数值板。

    不过这本是陈述事实的一句话,却让米奈歇尔直接黑化了,berserker 职阶的米奈歇尔对应的是发病后的状态,本就对自身的能力不满,怎能容许他人放肆?

    要是萝莉也就算了,但是对方还是一名猥琐的大叔。这就不能忍了对吧?(喂喂喂!这也太明显了吧!)

    而且看对方的样子,肯定没少诱拐萝莉,嗯,杀掉也算是为民除害!所以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你究竟有多么虚荣啊!)

    叮!米奈歇尔已陷入黑化状态。(请无视米奈歇尔的间歇性中二病。)

    眼睛通红的米奈歇尔瞪着洛特维尔,身体开始绷紧,

    “【恶鬼啊,血染刑场吧!(devil bloodstained prison)】”

    “住手,berserker !”

    -----------------以下为berserker 的能力值2----------------

    固有技能:【不曾败北的荣光】b

    由于身为【鬼面骑士】的萨尔帝修·米奈歇尔一生征战,从无败绩。由此而升华上来的概念性保有技能。

    ——出自《非酋语录》

    效果1:〈主动〉触发后可以赋予自身免伤一次,第二次受到攻击削弱90%,之后每次发功减伤效果降低15%,第六次后失效。冷却期24小时。

    效果2:〈被动〉受到伤害越重,则提升能力提升越高,最多可提升75%

    ---------------------作者的日常吐槽--------------------

    ps:又是没有吐槽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