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修真武侠 > 雍杰传奇 > 第200章:糊涂事情
    云鸣风,是蜀山剑派的一个比较杰出的弟子,之所以说比较,那是因为对他比较客气的说法。因为他是蜀山派掌门云成汉的儿子。

    蜀山派,剑法在他之上的,至少有五十位。但是他干出来的丑事,却无人能及。

    云鸣风练习‘混元龙神功’已然走火入魔,此刻已然人事不省,晕死了过去。

    张雍杰正准备对云鸣风进行施救,却从旁闯入一名女子,年龄和云鸣风相仿,看样子他们之间有点过节。

    那名女子正在诉说云鸣风的‘英雄事迹’,无非是对一个薄情负心的男子进行控诉。

    张雍杰给司徒瑾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此刻去大姐杨杉的身边。

    司徒瑾犹豫了一下,终于走到了栅栏之外,对杨杉说道:“那天去天河瀑布偷盗武功秘籍的,真不是我干的。这回你应该相信我了吧。”

    杨杉看了司徒瑾一眼,本想开口说话,但终于没有说出来。

    既然杨杉没有撵他,他就厚着脸皮出现在杨杉的身边。这种铁面皮的功夫,本来就是一个无钱无权的男人,追求女孩在的唯一法宝。

    司徒瑾战战兢兢的爬上高台,站到了杨杉的身边,他见杨杉并未出言斥责,便一直站到了那里。

    (备注:司徒瑾是应书友要求,增加的一个龙套人物。书友要求这人必须跟杨杉组成情侣。我其实不太愿意的,因为我觉得剧情发展到这里,司徒瑾还要跟杨杉在一起,未免降低了一个男人的姿态。但是读者是上帝啊,我必须要满足。)

    那名控诉云鸣风的女子,首先向张雍杰做了自我介绍,她姓冯,叫冯婧。冯婧实际年龄不过二十四岁,但是看起来却像四十二岁,显然她已经被岁月摧残的甚为苍老。

    冯婧说道:“十六岁那年,我失身于他,我等了他八年,却等来了全家被灭门。”

    蜀山掌门云成汉也来到圆台之上,静静的听这名女子述说。

    张雍杰见事态有点严重,当下说道:“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婧说道:“八年前,这人强暴了我,并且生下一个女儿。只可惜他出身高贵,是他的儿子。”

    冯婧将手一指,指向云成汉。她显然是对大家说,这云鸣风是云成汉的儿子。

    云成汉皱眉道:“你确定你所说的话都属实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云成汉这话虽然是问话,但是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也许云成汉此刻正在威胁冯婧。所以大明白大侠眼疾手快,突然使出手中长棍,连续制住云成汉几处大穴,让他动弹不得。

    这一下,蜀山派的人炸锅了。残阳剑客最骄傲的弟子,冯震川当即跳上圆台,欲要相救云成汉。

    张雍杰连忙大喝一声,道:“所有人都给我退下去,否则休怪我张某下手不容情。”

    经过张雍杰这一声大喝,加之蜀山派也有人偷学‘混元龙神功’,稍后还有求于张雍杰,所以他们暂时不敢乱动。

    大明白大侠这时候说道:“只要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咱们定会为你做主。但若你有半个字的假话,今天你死。”

    冯婧道:“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而且我是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

    张雍杰道:“当着天下英雄的面,你别害怕,大胆的说出来。”

    冯婧道:“这云鸣风不但强暴了我,他还诓骗我说,要娶我。后来我才知道,他这八年中,还强暴了许多人。”

    冯婧继续道:“去年年底,蜀山派要和唐门结为姻亲关系。就是这云鸣风和唐门祎小姐。”

    唐祎的名字,张雍杰曾经从唐妍的婢女洛梅,丝竹口中听到过一次。知道这是唐俊的偏室,传说中的卫夫人的女儿。

    唐门和蜀山虽然是两个帮派,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却跟一个门派差不多,都是共同进退。

    张雍杰这时候看向唐俊,问道:“岳丈大人,这门姻亲是不是真的”

    唐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回答道:“是有这么一回事,已然定亲了。”

    张雍杰这时候对冯婧说道:“蜀山和唐门,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名门大派。这云鸣风害怕我们这些苦命的女子出来坏他的好事,他竟然,,,”

    说道这里,冯婧忍不住的哭泣起来。张雍杰急不可耐的问道:“他到底怎么了”

    冯婧道:“这云鸣风竟然杀害了我爹娘,和我兄嫂两人。更加可恶的是,虎毒不食子,他竟然将我们的女儿也杀害了。”

    冯婧这话,在天下群雄耳中听来,简直不可接受。他们觉得李延津的动作,就已经够丢脸了。

    没有想到转眼之间又出现一个云鸣风,做出更加卑鄙可耻的事情。如果冯婧所说的话是真的,那杀了云鸣风几百次,都是不足以抵消他的罪过。

    冯婧又道:“他本来杀了我的,只不过我生的奇怪,心脏生在了右边,和普通人不一样,所以我便奇迹般的活了下来。我想要报仇,后来听说这里举行英雄大会,所以我便沿路乞讨,来到这里。求求各位大侠为我做主。”

    张雍杰对唐妍道:“妍儿,你带这位姐姐去验一下伤口,看看是否有剑伤。”

    唐妍当即带着冯婧去了血饮谷内,出来的时候,对张雍杰道:“相公,左心房处确实有剑伤。”

    张雍杰又问冯婧道:“你还有什么其他的证据”

    冯婧道:“这云鸣风的后腰部,有一块大红斑,红斑上有一颗大红色的痣。而且我手里还有这云鸣风送给我的玉牌。”

    张雍杰立即查看了云鸣风的后腰,果然如冯婧所说,大红斑上有一颗红色的痣。而且冯婧也向张雍杰和大明白大侠展示了那块玉牌。

    经过蜀山弟子的辨认,那块玉牌确实是出自蜀山,是云鸣风的物品。

    张雍杰大怒,喝道:“看来这云鸣风当真是十恶不赦之徒,必须严惩不贷。”

    冯震川立马叫到:“张少侠如此武断,恐有失偏颇。”

    张雍杰问道:“怎么武断了”

    冯震川道:“腰牌可以偷,红色大痣的信息也可以暗中打听。这名女子所说,不过是一面之词,证据链并不完整。不是铁证。”

    冯婧连忙道:“我们村里的百姓都可以作证。这人确实杀害了我爹娘,呜呜。”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冯震川道:“村里的百姓可以串供,就算你死了爹娘,又岂能证明是云师弟所干的”

    最后,冯震川道:“要给云师侄定罪,必须要铁证。这样才公道。”

    张雍杰听见冯震川言语,心中来了莫大脾气,当即一巴掌甩到冯震川脸上,将他一巴掌打倒在地。

    张雍杰怒道:“谁没有事干,故意来陷害这厮你这时候净是抬杠之言语,玉牌可以偷盗,红色大痣可以暗中打听,村里的百姓可以串供。真死了爹娘,也是别人干的。你是专门来找抽的是不”

    冯震川是残阳剑客最优秀的弟子,在蜀山派,冯震川的地位甚高,就这样直接一巴掌被张雍杰闪倒在地。冯震川这火爆脾气,如何能忍

    但是没有办法,脾气再火爆,面对张雍杰这个‘邪侠’也只能强行忍下去。毕竟要比脾气,可能还是张雍杰的脾气更大一点。

    冯婧显然不能拿出所谓的‘铁证’,所以她见此情况,哭了。她哭的是那么的伤心,是那么的绝望。

    张雍杰和大明白都愿意相信冯婧所说的是真话,看她那样子,绝对不像是作伪。

    张雍杰这时候怒道:“冯震川,你要公道是不我这就给你个公道。这厮偷学‘混元龙神功’,现在走火入魔了。我张雍杰又不是他爹,我凭啥救他”

    冯震川愣住,显然他无法合理的反驳张雍杰这话。冯震川这时候说道:“张少侠救了这么多人,凭啥单单不救他”

    张雍杰见冯震川如此说话,肺都气炸了,当即撵着冯震川,又是几个巴掌打了过去。

    张雍杰怒道:“你这种歪道理,我听来最是生气,你们这里的人偷学别人的武功秘籍,出了事情,好像我张某欠你们的一样,还凭啥不救他。你只需再说这些言语,我再赏你几巴掌。”

    张雍杰又回到冯婧的面前,问道:“这事,云成汉是否知晓。”

    这事特别严重,如果云成汉知晓此事,那云成汉显然也是应该被杀之徒。

    冯婧看了看云成汉,说道:“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此事。”

    张雍杰这时候盯着云成汉,冷冷道:“冯姐姐说他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这就说明,你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

    云成汉在听,他皱起眉头,表示他对此完全不知情。

    张雍杰这时候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记住,只有一次机会,你可得好好把握。”

    张雍杰说道:“待会儿我将这云鸣风救醒,你第一个冲上去,先打这云鸣风一巴掌,然后对他吼道‘竖子,你可知道这冯婧姑娘是你冯震川师叔的远房亲戚,你竟然杀害了冯婧姑娘全家。’”

    张雍杰盯着云成汉,说道:“你可听清楚了”

    云成汉眨眨眼,表示听清楚了。张雍杰又凑到大明白大侠耳边,一阵交谈。

    他们两人正在交谈如果这云鸣风当真做了,他大概会做哪些反应。如果云鸣风没有做这些事情,大概又会是哪些反应。

    云鸣风如果当真做了这些事情,他的表情,他的眼神,总会闪现出一丝惊恐,即便要狡辩,也会言语多反复,思考如何编谎话。

    虽然这个办法,不一定可行,但是总能够增加一点判断的几率。

    张雍杰这时候又跟云成汉说道:“请你记住,方才那句话,一共三十五个字。如果你敢多说一个字,或者少说一个字,我张雍杰都会认为你在向你儿子串供。到时候休怪我无情。”

    张雍杰又确认道:“一共三十五字,你最好先在心里背诵下来。错一个字,我张雍杰都绝不听你解释,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张雍杰和大明白分别站位,用来判断两人的表情。一切准备就绪,张雍杰点开了云成汉的穴道,让他稍等片刻。

    张雍杰运转千岛九转神功,将云鸣风体内散装内力吸走,传入一名不会武功的兄弟身上。张雍杰和大明白便仔细观察云氏父子两人的表情。

    云成汉当即依言而行,当即给了云鸣风一巴掌,骂道:“竖子,你可知道这冯婧姑娘是你冯震川师叔的远房亲戚,你竟然杀害了冯婧姑娘全家”

    云成汉这三十五个字确实一字不差,但却让张雍杰大感恼火。因为这云成汉竟然把最后一句话,由陈述句改成了疑问句,语气给搞变了。

    一般情况下,‘你竟然杀害了冯婧姑娘全家’这种疑问句之后,会让云鸣风形成条件反射,他会立即否认。这岂不是坏了大事

    不过还好,这云鸣风并没有按照所有人想象中进行。云鸣风瞧见冯婧的样子,连忙吓的魂不守舍,惊慌失措。

    只见云鸣风不断喊道:“鬼啊,鬼啊。爹,这大白天活见鬼了,我明明一剑刺入了她的心脏,怎么她又来到了这里快请几个道士来做法事,大白天有鬼出现。”

    云鸣风这话说出来,显然是不打自招。至少可以说明的是,的确是他亲手杀了这冯婧姑娘。

    云成汉不断挤眼色,但是却阻止不了云鸣风的惊慌失措。

    大明白大侠见此情况,眼疾手快,一棍打在云鸣风脑袋上,将他打晕死过去。

    张雍杰来到云成汉面前,说道:“你肯定有问题,你在向他暗示什么”

    云成汉狡辩道:“我并不知道冯姑娘的事情,我这样做,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父亲该做的事情,毕竟谁都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儿去死。”

    张雍杰道:“你们这些人,都在我面前狡辩。你不想看到你的孩儿去死,你就忍心看到别人全家去死更何况,这个全家里面,还包括你的孙子。”

    云成汉一时语塞,无法应答。张雍杰冷冷道:“这云鸣风你是无论如何救不了,你先下去。”

    云成汉知道,今天天下英雄云集,爆出了云鸣风这么大的丑事,这次确实救不了云鸣风了。不但救不了他,而且这次和唐门的婚事也给泡汤了。

    云成汉叹息一声,回到了蜀山派阵营当中。不过他的儿子还多,不是独子,所以他也并没有要死要活。

    张雍杰立刻点住云鸣风全身几处大穴,让他彻底失去反抗能力。

    张雍杰喝道:“李耿,将此人带下去,稍后处理。”

    李耿觉得眼下就可以立即处理这云鸣风,何必要等到稍后他虽然有些疑问,但还是按照张雍杰的命令,让人将云鸣风拖了下去,严加看管。

    张雍杰这时候道:“今天天下英雄云集,趁着这个机会,谁有冤屈,可以直接向咱们说来,今天咱们一定为他主持公道。”

    原来张雍杰是想给这天下治治病,趁着英雄大会,将这天下所有的冤屈,都给他清理清理,给这江湖除去一些毒瘤。稍后一起处理这批人渣。

    但是像冯婧这样忍辱负重,前来英雄大会伸张冤屈的,却寥寥可数。群雄议论纷纷,都没有新的冤案爆出,相反,他们现在更着急的是,让张雍杰解除他们的内力隐患。

    张雍杰只好尽力施救,但是人数太多,张雍杰一时半儿也施救不完。待他体力困乏,天色依然开始黯淡。

    这时候,一名男子,神色冷酷的来到了圆台之下。他并不说话,也不向任何人搭言。

    张雍杰看了看他手中的武器,是一枚弯刀。这种弯刀,张雍杰在渝州见过,那时候弯刀严鹏也是使用的这种弯刀。

    所以张雍杰猜想这人便是陇南弯刀严世雄,按照江湖上传言,他应该是青龙会上位,也就是萧燕的手下,不知道他这时候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但是弯刀严世雄并不与任何人搭话,张雍杰也没有理会他的存在。

    天色依然黯淡,但是还有很多人内力隐患并未解除,所以少林玄虚大师建议,英雄大会延期一天,让张少侠休息一晚,四月十六日,继续召开。

    四月十六日,仍然是一个好天气,阳光明媚。张雍杰从早上一直忙碌到下午,总算将绝大部分的人内力隐患除去。

    经过这一运转,李耿手中的兄弟,几乎个个都有一定的内力根基,只不过他们还不太会用这些内力。

    而张雍杰也不是那种傻子,所以他在替大家施展‘千岛九转神功’的时候,他认为这人是好人,便给他多留点内力。他认为这人是坏人,就给他多吸一点内力走,以免他们去江湖上干坏事。

    太阳已然逐渐转移到西天,转眼便来到了下午时分。杨杉觉得这英雄大会应该快圆满结束了,所以她也率领全体血饮谷弟子,又来到了一线天谷口。

    现在,只要少林派的人接触了内力隐患之后,英雄大会便可以结束了。

    张雍杰突然想起了玄空这厮,当即对玄虚大师说道:“这玄空跑到哪里去了话还没有说清楚,这厮吃饭,从昨天吃到今天”

    看张雍杰那样子,这玄空不露面,张雍杰极有可能不给少林派的人施展‘千岛九转神功’。

    为了相救同门,所以玄空和尚只好硬着头皮又出来了,但玄空和尚这一夜的功夫,显然做好了应对张雍杰的方法。

    玄空和尚说道:“张少侠,你武功卓绝,况且又对唐门的人有恩惠,你就承认了吧。反正这唐门的人也不能拿你怎么样。”

    张雍杰怒道:“你这种人,颠倒是非。是你杀害了残阳剑客,今天我便要当着天下英雄的面,揭穿你虚伪的面孔。”

    张雍杰这时候准备将自己在万江山群岛的经历,一五一十的对天下英雄讲出来。

    特别是那晚在离岛,亲眼所见黑铁和尚偷袭残阳剑客的事情,玄空和尚一掌击毙残阳剑客的事情必须对天下人一个交代。

    由于是张雍杰亲身经历的事情,所以张雍杰讲述起来,自然流畅。天下诸多群豪听来,这张雍杰的话语,虽然此刻没有旁证,但也显得十分可信。

    特别是听见张雍杰率领人马,重创汪寇的基地,群豪都显得很是振奋,很是豪气,恨不得那带队给予汪寇重创的是自己。

    玄空和尚这时候才开始冷笑起来,说道:“想不到这千岛张少侠,不但武功卓绝,这编故事的能力也是天下首屈一指,若不是老衲亲身经历,老衲还真的信了你说的话。”

    玄空和尚这话,无疑是表明,他有不同意见。张雍杰喝道:“你当日与那服部千元勾结在一起,说不定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竟敢勾结倭寇,危害我大明的利益,你现在竟然还有脸面在此大言不惭”

    玄空冷笑一声,挥动长袍,说道:“这大明佛学使团,是朝廷下令组建,出使东瀛扶桑,交流佛法。老衲认识几个扶桑人士,有又什么大惊小怪的”

    玄空和尚这话让张雍杰一愣,大明和扶桑此刻虽然处于交战状态,但是双方有使者进行沟通,也确实属于正常情况。

    玄空和尚又道:“到是你千岛张少侠,三言两语便给老衲扣上勾结倭寇的罪名,老衲可是担当不起。”

    张雍杰颇觉气愤,当下又道:“那你说,那日你与那服部千元到万江山群岛,到底所谓何事”

    玄空和尚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扔给张雍杰,说道:“老衲去哪里,岂需要跟你交代你先看好这封信,再来与老衲说话。”

    张雍杰见玄空和尚如此说话,将信将疑的将书信拆开,看着上面的文字。

    兹有少林僧人林长海,法名玄空,奉本部之密令,潜入东瀛打探机密。若有合理需要,各级官府均应给予必要的方便。

    这是一封证明信,是证明玄空和尚是被某部指令,潜入倭寇内部打探军事机密,以避免玄空和尚被人误会为勾结倭寇,叛国通敌。

    张雍杰根本不敢相信这样的书信,但看下方落款,有胡部堂大人的亲笔签名,以及官方大印,这又岂能作假又岂敢作假

    张雍杰一阵茫然的看着玄空和尚,只见玄空和尚冷笑道:“事情还没有完,张少侠你可想清楚了,有这封信在,你还想说什么你敢将这封信告知天下吗”

    玄空和尚这是向张雍杰强烈暗示,自己身上还有秘密任务,此番绝对不能被唐门的人找麻烦,更不能在此地丢了性命。

    而且还有一点关键的是,如果将这封信告知天下,那玄空和尚间谍的身份将会被揭穿,不利于他继续打探机密。

    毕竟此刻整个会场,聚集了上万人,人多嘴杂,说不定还有倭寇的奸细混入其中。所以张雍杰当然不敢轻易的将此信件交给别人查看。

    但是在天下群豪眼中,特别是唐门的人看来,玄空和尚这封信,或许是谁杀害残阳剑客的关键证据,所以都想一看究竟。

    张雍杰将信笺归还给玄空和尚,冷冷道:“你给我滚,你立马消失在我面前。”

    玄空和尚冷笑道:“笑话,你中伤我杀害了残阳剑客,我此刻岂能离开这残阳剑客能是我杀的吗明明是你杀的。”

    唐抟忍不住喝道:“张雍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三叔到底是谁杀的”

    张雍杰心想此刻如果指认玄空和尚杀害了残阳剑客,恐怕玄空和尚不能活着离开此地。但是玄空和尚既然有打探倭寇军事机密的任务在身,也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张雍杰挥手道:“此事以后再说。”

    玄空和尚举着书信,向天下人道:“念在张雍杰拯救天下英雄有功,老衲暂时撤销对他的指控,权当老衲之前之言,是对他的污蔑。”

    玄空和尚这话,虽然明说之前所言,是污蔑张雍杰杀害了残阳剑客。但是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听明白玄空和尚的言外之意。那就是张雍杰杀害残阳剑客的。

    玄空和尚又道:“一年之后,老衲将此信大白于天下,残阳剑客到底死于谁之手,到时候再来定论。”

    但是唐门和蜀山的人岂能等待一年之久,唐抟当即冲上圆台,对张雍杰,喝道:“到底是不是你杀的,你说!”

    此刻天下英雄都知道,这残阳剑客,必然是死于张雍杰和玄空和尚两人之一的手里。

    看张雍杰目前这不能言语的样子,多半是张雍杰杀害了残阳剑客。玄空和尚手里的书信,肯定是铁证,才让张雍杰无法反驳。

    玄空和尚这时候却来打个圆场,对唐抟说道:“唐贤侄切勿动怒,这一年时间并不长。老衲代表少林派向唐门承诺,一年之后,必定亲手除去这逆子,为知己报仇。”

    唐抟和唐门的人见到玄空和尚如此说话,考虑到少林派还有不少同道,需要这张雍杰施救。即便等不到一年时间,也必须要等一两天,至少等张雍杰把少林派的同道,内力隐患给除去了之后,再来计较。

    想到这里,唐俊喝退了唐抟,让他退了下来。但唐门的人,也没有一个人表态一年之后再来解决此事,他们已然打定主意,只要少林派的同道都解除了内力隐患,就立马向张雍杰拼命,讨个公道。

    张雍杰觉得十分窝囊,他忍不住看了唐妍好几眼,心中犯嘀咕,若是妍儿也误会自己杀害了三爷爷,那又该如何是好这当真是一团糊涂事情。

    免费看小说网:www点zgwmzj点cn

    电脑访问地址:www.zgwmzj.cn

    手机访问地址:m.zgwmzj.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