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半知先知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眼镜
    而他之前装在里面的眼镜,不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眼镜,它……它……它还是一个可以让他看清楚这个世界的眼镜。

    虽然说其他眼镜的功能也是可以让人看清楚这个世界……

    但,但,但是,这个眼镜格外得不同寻常,它……它……它能让他把这个世界看得格外清楚,极其清楚。

    诶?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啊?眼镜不都是这样的吗?都是由镜片和镜架组成,通过对光的折射作用来矫正视力,让人把这世界看得格外清楚……

    只不过这个眼镜在除了基本的对光的折射作用以外,还加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辅助功能。比如,红外视野啊,紫外视野啊,以及资料库什么的啊

    但总归还是和其他的眼镜类似,都是用来把这个世界看得更加清楚的工具。它最多也只能提供一个辅助的帮助,最关键的行动目的,还是要看人,看智慧生命。

    你不能因为电脑有非凡的计算能力就说它有了智慧,有了生命。因为它根本没有自己的内心目的,机生追求,一切智慧的假象都是制造它,使用它的人赋予的,它没有自主的动力。

    不过这都是无关紧要的,现在最关键地是要找出救助这两个倒霉孩子的办法。没什么比生命跟显得珍贵了。因为生命一旦逝去便是不再回头。

    顾君辉没有再多想,一碰到眼镜盒,就把它拿了出来。

    在风雨里,戴上那个容易被水糊得一塌糊涂的眼镜,他顾君辉又有了挑战天地的勇气。有一整个黄金时代做为背景,他还有什么恐惧,什么不会的?

    不就是救几个龙马吗?在来这几天就可以轻而易举学会他们语言,不靠眼镜也可以自由对话的他,区区几个外伤难道能难死他不成?

    踏着坚定的步伐,他跟着其他的龙马医师来到了这两个小龙马的身边。他到要看看清楚。

    “这……这……这孩子怕不是仅仅被劈了那么简单吧?”一个普通的龙马医师瞪着眼睛,傻傻地看了那个全身焦黑的小龙马一眼。

    这……这……这孩子怕不是真的没有救了,都没一个龙马外形了。也亏得那青青宽宽能认出他是一个幼年的龙马。

    微眯着眼睛,切换了眼镜视野模式的顾君辉跟在那些医师后面上下打量了一下那焦黑的小龙马。

    他默默地地搜索了一下资料库……

    ……

    “君辉,你是怎么看的?”

    在和其他医师讨论无果,只能给那两个小龙马默默涂上一点草药,打上几个绷带,让他们听天由命的青青有些不死心地把目光投向了那个戴上眼镜后就一言不发的顾君辉。

    他记得这个残疾的,没有尾巴,个子还奇矮,样貌也是奇丑,连毛都没有的,不知是哪里来的据他自己说是成年了的龙马一直有着自己的主见。经常在不经意间创造奇迹,拯救同族于危急。他这次会不会也有新的办法,新的路线去拯救这两个可怜的小龙马?

    看这两个小龙马的样子也不是可以单靠草药就是可以救回来的。而要是就这么把他们送到那附近的部落,让那临近的部落自己烦恼,那……那鬼知道那个大部落会怎么看他们。

    要是这两个孩子被救回来,他们还知道什么是好坏,什么为是非,那……那一切好说。如果这两个孩子到了最后也没有被救回来,或者说他们就是被救回来了也不知什么是感恩,反咬他们一口,那……那就什么都不好了。

    所以说,他当时想去救龙马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多想一会?这是关系到他们七百龙马命运的大事啊!他到底还是不太适合做一个领头的龙马。哪怕他是前任族长指定的继承者。他有时太过善良了。这一下就让他们这七百龙马陷入了两难的困境。

    看着顾君辉还是摇头不语,那个有着三米九的名叫青青的龙马有些急了,他又问了一句:“君辉弟弟,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轻叹了一声,顾君辉沮丧万分地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青青,对不起,我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他那眼镜的资料库里倒是记录了不少治疗方法,甚至有些说是起死回生,再造乾坤也不怎么未过。但……但……但是都做不到啊!都没有合适的仪器啊!他连合适的手术刀,消毒的药品没有,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而且,就是真的好运的,从天上,从地上,从随便什么地方冒出了合适的医疗器械,还顺带着长出了一个无菌的病房,但……但他也不是那种看一遍医书就能悬壶济世的神人啊!而且医学方面的知识那么多,那么浩大,一般就是研究其中一个点都可以研究上一辈子,看资料都是看之不尽,他一个寿命不到两百的人类何德何能能够掌握所有的知识,治疗所有的病症?

    而就算是他真的是一目万行,还过目不忘,看完就能直接上手的超级天才,那……那等他上手时,这两个龙马可能就已经凉了……

    他可是才开始接触在方面的知识啊!

    “现在你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吗?”青青有些不死心。

    看着那充满了期待的大眼睛,顾君辉深沉地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摇了头给出了和其他医师一般无二的诊断结果:“骨头都碎成这个鬼德行了,能活着都是奇迹。他们不会的,我也无能为力。”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让他们少淋一下雨,最好也别让他们再继续颠簸了。毕竟骨头碎了要好好修养,能挺过去再说把~”

    那后面两句基本上是和那“有事没有多喝水”的意见一样,都是起不到什么作用,所有智慧生命都知道的常识。

    可是他不这样说,他又能怎么样呢?

    他太高估自己了。有些时候,有些事,还真的不是单靠知道就可以办成,就可以为所欲为的。一切现实之中的事都是有着限制,都是有着约束,都是有着无奈的。

    你总不能让既吸热又熵减的反应自发进行~

    “唉!”

    听到顾君辉的话,那三米九高的,领头的被叫做青青的龙马发出了一声极度无可奈何地长叹,看来也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