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凰帝招夫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命格相同仅存一人(三)
    凰帝招夫始乱之京城妾第三百一十六章命格相同仅存一人画面再转,到了赵向零入皇宫的那日。</p>

    瞧见这里,赵向零的心中几近惊惧了起来。</p>

    她不想接受接下来的现实,也不想明白后头究竟发生了什么。</p>

    但墙上的背景仍旧在移动,事情也在顺着李瑞清的视角逐渐发生。</p>

    瞧见自己,瞧见李瑞清仍旧执意要杀勒坦,自己却百般阻挠,甚至不惜以命相搏。赵向零这才知道,当初自己做的这一切究竟有多蠢。</p>

    她才明白,为何当初李瑞清只面露痛色,却什么也不说。</p>

    他不能说,他也不敢说。</p>

    说了,就是真正的失败,而不说,自己却对他百般怀疑,万般阻挠。</p>

    自己还是带着勒坦离开了,当着李瑞清的面,洋洋洒洒的走掉。</p>

    殊不知,当初自己以为的胜利,才是彻头彻尾的失败。</p>

    那日,月色如血,月亮边晕起的红光分外绕眼。赵向零从没有注意到,也不会去注意。</p>

    在她看来,这些都是一样,没有太大分别。</p>

    而她,就只需要将勒坦带出去,以挑衅李瑞清对她的冷遇。</p>

    如今,她赢了,可是结果呢?</p>

    她失去了一切,她所拥有的,李瑞清的全部。</p>

    赵向零捂脸,蹲下身,不再看上头李瑞清的模样,也不去看他将袖中水晶柱拿出来那一刻的叹息。</p>

    他问道:“赵向零,你终有一日会后悔。”</p>

    后悔么?后悔么?</p>

    赵向零,你可悔否?</p>

    悔。又有什么用?</p>

    望着墙上熟悉地令人的心疼发指的李瑞清的模样,赵向零瞳光逐渐散开,神思飘远。</p>

    “娘!娘!”一声声叫唤,让赵向零从回忆里走了出来。</p>

    她无奈,看着南国最能折腾的太子,扶额:“你又做了什么?”</p>

    “娘。”赵韶贴近赵向零的脸,低声道,“儿臣有些乏。”</p>

    每每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定有什么幺蛾子在等着赵向零。</p>

    遂,她道:“你又想要做什么?”</p>

    赵韶嘿嘿一笑,勾手在赵向零耳边道:“娘,陛下,咱们已经待在宫里好久了,我的耳朵都快要废了,我们出去走一趟?”</p>

    原本赵向零已经不爱出宫,可这个小魔头出世后,赵向零出宫的时间反倒多了起来。</p>

    “你又想要去见谁?”赵向零拧眉。</p>

    这小魔头,同孙无念的长子倒走得挺近。</p>

    “不想见谁。”赵韶起身,哼道,“怎么?儿臣还不能自己出去溜达不成?”</p>

    她生气的模样,叫赵向零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p>

    “你这孩子。”赵向零拿她没辙,“让下人陪你去罢,娘亲眼睛不方便,就不同你出门了。”</p>

    九年时间,赵向零的眼睛大不如从前。一来,前几年哭得次数实在太多,二来,日夜批阅折子,甚至月子中她也未能休息,导致她眼睛损耗极大,如今看不了太远。</p>

    月子里头的几场伤心事,叫她还落下了个见风流泪的毛病。</p>

    “走啦!”赵韶却硬是拖着她,“有什么不好见的,又不需您看,再者,您眼睛不好,就是呆在宫里呆得。”</p>

    “儿臣以为,母后您还是得多出去看看,才好好哩。”</p>

    赵韶嘻嘻哈哈地,拖着赵向零就往外头去。</p>

    赵向零道:“让你青瓷姑姑带着你去不好?”</p>

    “青瓷干嘛跟我?她不也有她自己的事情?”赵韶道,“您就陪我走着一回罢,听闻江南来了一个戏班子,极其有名,儿臣老早就想要去瞧,一直都没有瞧成。”</p>

    “戏班子?”赵向零皱眉,“没兴致,叫你祖父母同你去,他们喜欢这一口。”</p>

    “不了!”赵韶开始抹眼泪,“娘,别人的娘都陪人家去看戏,您怎么就不陪我?是不是您女儿真是捡来的,不招您心疼?”</p>

    赵向零冷冷瞧着她。这一招,她儿时已经用烂了。</p>

    赵韶擦擦眼睛,揉出一点眼泪:“娘亲,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看我有多可怜。”</p>

    赵向零瞧着她:“可怜算不得,可嫌倒是挺多。”</p>

    “儿臣就想要去看看,传说中的左相应当是什么样子的。”赵韶小声道,“听说那戏班最出名的一场戏,就叫做宰相西征......”</p>

    “走罢。”赵向零道,“你去换身常服,你娘也得换件衣服去不是?不然你想你娘穿着件九龙袍?那还听什么戏?”</p>

    赵韶一改可怜巴巴的模样,登时就欢天喜地的跑开:“儿臣这就去换衣裳,娘您可得等等我,不要一个人先跑了!”</p>

    ===</p>

    出宫后,赵韶开始和赵向零介绍外头的景物,甚至还熟练的从外头的草插里拔下两根糖葫芦。</p>

    自己吃一根,递给赵向零一根。</p>

    青瓷在后头跟着,默默付了银子。</p>

    赵向零接过,却没有吃。</p>

    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甜食了。如今的甜食,吃在口中总是隐隐有些发苦。</p>

    “娘,你不会不知道怎么吃这玩意儿罢?”赵韶叨叨,瞧着赵向零只是举着,半晌没有下口。</p>

    “嗯。”赵向零没有解释,只是淡淡应道。</p>

    赵韶露出两排尖牙,咬住一颗,含糊道:“就是这样,娘,您咬一口,就咬一口。”</p>

    “不吃了。”赵向零敛眉,“当街吃东西,成何体统?”</p>

    将手中糖葫芦递给青瓷,赵向零不是很高兴。</p>

    赵韶只以为真的是自己触怒了赵向零,三两口将糖葫芦吃完,默不作声的跟在了赵向零旁边。</p>

    青瓷瞧着那糖葫芦,默默叹气,知道赵向零又想起了陈年的伤心事。</p>

    不过,很快赵向零就恢复了正常。</p>

    她望着赵韶,不忍心打扰她的兴致。</p>

    “娘。”赵韶指着远远一团的人群,“您看那里,一定是有人在斗鸡斗蟋蟀,咱们要不要去看一眼?”</p>

    她眼中的洋洋得意,叫赵向零心中愈发沉闷。她勉强挤出个笑,道:“不是要去听戏?又看那个作甚?”</p>

    赵韶嘟嘴:“什么嘛,出来玩一趟,什么也不做。娘,您一定是待在宫中太久,不知道外头有多好玩。”</p>

    赵向零笑,没有否认她的话。</p>

    其实,不是外头不好玩,只是没了当年的心境。况且,乐意陪着她胡闹的人,如今已经不在身边。</p>

    那么,再有意思的事情,又能博得谁的欢笑?</p>

    “左相西征,讲得一个什么故事?”赵向零笑着问道。</p>

    “无稽国的女帝,同她的左相的故事。”赵韶应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