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科幻 > 影视先锋 > 60:疏远
    “王经理在吗?”

    赶到青龙物流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多了。

    所幸青龙物流公司还没有关门,一进门,一名穿着职业装的前台小姐,正在柜台上收拾文件。

    “有预约吗?”

    “没预约明天再来吧,我们要下班了。”

    前台小姐头也不抬,现在都六点多了,这时候才来拜访,估计也不是什么正事。

    “塔寨,林耀。”

    林耀靠在柜台前,脸上带着微笑:“跟王经理说一声,就说我们到了,他不会怪你的。”

    前台小姐看了林耀几人一眼,好似被人提前打过招呼了,点点头拿起了电话:“喂,王经理,我是前台客服,有位叫林耀的先生找您。”

    “是,明白了,我这就安排。”

    说了几句,前台小姐撂下电话,开口道:“王经理一会就下来,几位跟我来,会客室在这边。”

    林耀笑了笑表示赞同,带着张彪与袁克华来到了会客室内。

    果盘,茶水,甜点。

    无视了忙前忙后的前台小姐,林耀打量着这里的摆设。

    跟他想的不同,青龙物流公司的会客厅内,装修风格居然不是奢华而是典雅。

    墙上挂着字画,四周摆放着花卉,正中的位置上还有个巨大鱼缸。

    鱼缸内,银龙鱼与金龙鱼翩翩起舞,只要往沙发上一坐,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咔嚓!!

    大约一根烟的功夫,会客室的们被从外拉开了。

    林耀几人抬头看去,进来的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手腕上明晃晃的金表,点缀出了成功者的身份。

    “我是青龙物流的经理王辉,几位就是从塔寨来的客人吧?”王辉开口便笑,因为肥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看不到了,给人一种大肚弥勒的既视感。

    “塔寨,林耀。”

    林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跟王辉握了握手:“王经理,我们几个有任务在身,东西你们都准备了吧?”

    “准备好了。”

    王辉对着外面喊道:“阿才,将箱子搬进来。”

    门外进来个墨镜男,手上拿着个双层密码箱。

    将箱子放在茶几上,墨镜男拨弄密码打开了箱子,入眼,里面放着三把手枪和九个弹夹。

    “伯莱塔m951,海外雇佣军版,有效射程55米,装弹15发,净重二斤二两,枪长217厘米。”

    “这三把都是新货,抢号已经擦掉了,没有任何问题。”

    “箱子下层,我还为你们准备了三个消声器,外加二十万港币。”

    “但是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出了问题,这些事肯定是跟我无关的。”

    “拿着东西出了这个门,我们就不认识了,以后除非有必要,大家最好不要联系。”

    林耀没说话,只是对袁克华点了点头。

    袁克华得到示意,将三把枪拿在手里自信的检查了一遍,随后又退出弹夹看了看里面的子弹。

    片刻后,他将三把枪放了回去,对着林耀说道:“都是好枪,比我那把更好。”

    得到肯定答复,林耀脸上多了笑容,开口道:“放心吧王经理,我们不是第一天出来做事了,你担心的问题根本不存在。”

    “如此最好。”

    王辉补充道:“我这人最怕麻烦了,如果没有问题你们就走吧,公司也要关门了。”

    “对了,你们如果要开车的话,最好去运输署更换下驾照。”

    “老家那边的驾照,在这里可以更换成临时驾照,只需要缴纳99块的手续费就能搞定,不会很麻烦的。”

    林耀静静的听着,听完之后开口道:“谢谢你的帮助,我们后会有期。”

    林耀再次与王辉握手,随后三人提着箱子离开了。

    “耀哥,接下来我们干什么?”

    出了青龙物流公司,张彪拎着箱子问道。

    林耀看了看天色,今天已经很晚了,于是吩咐道:“找个酒店休息,明天再去见那个叫吉米的人。”

    港岛是旅游城市,这里酒店遍地,想找个睡觉的地方太容易了。

    林耀也没有挑三拣四,就在屯门区找了个还算过得去的酒店,以四千港币租了个四人套房。

    一夜无话,转眼便是第二天。

    林耀一早便起了床,又去吃了早点,才将时间打发到上午八点。

    看看外面的街道,普通市民已经开始上班,他才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

    电话那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林耀皱了皱眉,开口道:“我是林耀,从塔寨来的,东叔让我来跟你谈生意。”

    “老兄,这才几点啊,你们不知道古惑仔上午是要睡觉的吗?这样吧,你去福隆记茶餐厅等我,我等会派个伙计跟你们谈。”

    “不行,人多眼杂,我要跟你当面谈。”

    “今天我们大佬生日,中午我要过去喝酒啊,喝完酒还要去蒸桑拿,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你放心吧,我派去的是我左右手,你们将初步意向交换一下,明天我见你的时候就不用浪费时间了,好了,就这样吧。”

    嘟嘟嘟!!

    听着电话中的忙音,林耀面沉如水。

    “怎么了耀哥,有问题?”张彪与袁克华都凑了上来。

    林耀放下电话,沉吟道:“他好像不太愿意见我,我们是给他送钱来的,他有人有钱有底盘,不应该是这个态度。”

    想了想,林耀又道:“东叔给的情报上说,这个吉米以前不碰蓝冰,最近社团将蓝冰的生意交给他,他才勉为其难的做了起来。”

    “看来,东叔的情报有误,吉米并没有将蓝冰生意当成聚宝盆,我们想拉他合作,让他用和联胜的招牌撑我们,恐怕没那么容易。”

    “那怎么办?”张彪与袁克华都是虎将,对这些弯弯绕绕了解不深。

    林耀一时间也犯了难,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叹息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先看看他的手下怎么说,实在不行,我们只能另起炉灶了。”

    “港岛这么大,瘾君子那么多,他吉米不眼红蓝冰生意,有的是人眼红。”

    “咱们塔寨的货,连欧美地区的老外都说好,放到这种小地方绝对是硬通货。”

    “只要价钱合适,咱们不愁买家,唯一不好办的是其他社团,没几个像和联胜这么有实力,能站出来给众人分蛋糕。”

    “港岛以前的供应商,拿的是暹罗和三角金的货,咱们插一手进去会很多人没饭吃。”

    “没有镇得住场子的地头蛇,咱们的货想进来可不容易,万一谈不拢,三天两头的打,这也不是做生意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