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白狐仙人传 > 第六回 蛇女
    这天,杨晓川发现自己写完的贝叶不见了。

    原本他把贝叶卷在一个瓦罐里,藏在竹榻之下。今天早上,他发现罐口的封泥破了一个洞,里面的贝叶不翼而飞。

    “是老鼠吗?”他心想“但是老鼠磨牙,应该只会把贝叶咬烂,并不会把这不能吃的东西拖走。亦或是什么人有意为之?可会是谁呢……”

    想来想去无甚头绪,于是他又在坛中放入了贝叶,封好泥。一晃到了晚上,杨晓川熄了灯,躺到竹榻上,却只是假寐,又在枕头底下藏了一把柴刀,他静静等着,希望到了夜间,可以一探究竟。

    约摸三更时分,杨晓川几乎都快熬不住了。忽然竹楼里忽然有了响动,杨晓川余光一瞟,只见一只白色的小狐狸,眼睛在黑夜中放着绿光,从窗缝中钻了出来。

    小狐狸悄悄落到地上,小眼四处打量了一下,见无动静,便悄悄溜到到了杨晓川的竹榻底下。

    听到竹榻底下传来牙齿啃泥的声音,杨晓川心想:定是这个家伙无疑了。

    不一会儿,小狐狸从竹榻底下钻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沓贝叶。

    小家伙又四周看看了,见杨晓川没有动静,便向窗户方向走去。

    它刚一转身,杨晓川便“蹭”的一下从竹榻上跳了起来,抽出枕下的柴刀,向小狐狸砍去。

    小狐狸避闪不及,被一刀砍掉了半截尾巴,一声惨叫,从肛门中放出一股黄烟。

    杨晓川被突如其来的毒烟熏的够呛,等缓过神来,已经不见小狐狸的踪影。

    他把门窗都打开,又掌上了灯。只见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一道血迹从竹楼延伸到树林中。

    “待到天色明亮,再顺血迹找它去”杨晓川心想,转身回竹榻上睡了。

    天刚破晓,鸡还未啼。杨晓川洗了洗惺忪的睡眼,便拿上柴刀竹杖,顺着血迹进了树林。

    清晨林中露水很重,没走多久杨晓川的鞋就湿了,血迹经过了几个小时的暴露,已经变成了黑色,不过还算清晰。拿着竹杖拨着草,杨晓川不知不觉已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树林深处。

    血迹在一片河滩上戛然而止,面前已是宽阔的磨共河,缓缓流淌着。

    看来小狐狸多半下河了,血迹没了,对岸又是茫茫丛林,杨晓川只好打道回府。

    他沿河往北走,这样可以更快到达回村的大路。这段河滩平时少有人来,满是乱石,不过要好过在杂草丛生的树林中走。

    走不一会儿,他忽然听到前面有人唱歌的声音。

    放眼望去,是一个高挑的女子,正在沐浴。站在水中,清澈的河水没过胸口,露出丰腴的香肩,头侧着,一头黑发垂到水面,她一手拿着皂角包,一手拿着木梳,正在梳洗头发。

    阳光照到女子脸上,映出她雪白的皮肤,美中不足的是,女子右脸上长了一块蛇皮一样的癣,由眼角一直延伸到腮边,显得有些渗人。

    “这不是……香婉么?”杨晓川一眼便认出了她。之前他也奇怪过,香婉为何总是用花串挡住右脸,好像还施了很厚的粉。

    见香婉没有发现自己,杨晓川便悄悄往树林中绕去。“就当没看见吧,香婉一定也不想人知道。”他心想。

    “啊——!”

    没走一会,杨晓川身背后传来一声呻吟,是香婉的声音!他忙向河边跑去,只见香婉瘫倒在河岸上,一只暗红色的蛇,正在她身旁扭动着。

    杨晓川拔出腰间的柴刀,一把向蛇掷去,“铛!”的一声,打在了石头上。他见没打中,也顾不上怕,举起手边的一块大石,对着蛇头死命砸下去,连砸了几下,直砸到蛇变成了一摊血肉。

    扶起香婉,她脸色苍白,湿漉漉的身体传出一阵滚烫,右手的胳膊上,可以看蛇的两点牙印。

    “香婉!香婉!”杨晓川大喊,香婉却好像听不到一样。

    杨晓川扯下一角衣服,用力绑住香婉的胳膊根。看着香婉的伤口,他犹豫了一下。

    “不管了,救人要紧。”

    杨晓川把嘴贴上香婉的伤口,一口一口吮吸出毒血,再吐出来。

    香婉手臂疼的一激灵,恢复了一些意识,勉强睁开眼睛。看到杨晓川在自己身旁,一口一口吸着毒血。

    “晓川,没用的……这种蛇……毒扩散很快……来不及,你……快停,会……中毒的。”香婉说。

    “别说这些,你救过我,我就一定会救你!”杨晓川继续吸着毒血。

    “没用的……,我……死后……把我埋在……爷爷旁边。”香婉努力的说着话,仿佛要交代最后的事情。

    “你不会死的!”杨晓大声说道。

    香婉摇摇头,说:“我其实……是汉人,小时候……脸上……长蛇鳞,不吉利,父母就……把我扔了,是……爷爷……收留我。来……这里,村民……也不喜欢我……,说我是……蛇妖……附体,爷爷……一定……要留我,就搬到……村外住。”

    杨晓川吸的嘴里都麻木了,香婉的伤口里已经没有了血。可她的脸色却越来越差,身体也渐渐硬了起来。

    “好冷……”香婉蜷缩着,颤抖了起来。

    “不冷啊,不冷……一会儿就好了。”杨晓川拿衣服盖住香婉,紧紧的抱住她,脸上虽强颜笑着,眼眶却湿润了。

    如今滇南正是暑热时候,杨晓川知道,香婉此时感觉冷,只有一个原因,她的心跳在慢慢减弱。

    虽然和香婉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杨晓川和她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她身上很多地方,都和何小芹很像,她们一样独立,一样坚强,一样的善良、乐观。

    眼看香婉的呼吸越来越弱,焦急之中,杨晓川突然感到丹田里的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是上次那股气!”他努力回忆着,上回面对恶象时,自己是如何调动这股气的。

    他闭上眼睛,稳住呼吸,将精神集中在丹田,感觉气的流动。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杨晓川感觉一股热流随着呼吸缓缓流向全身,那股气冲出丹田,在杨晓川周身循环着。

    “如果我的血脉和香婉连成一体,说不定可以借助内丹之力帮她逼毒。”杨晓川心想。

    他拿起柴刀,割开了自己的手掌。又在香婉的伤口上划了一刀,拿自己的手掌贴了上去。

    杨晓川催动周身的气,不一会儿,香婉体内的血液果然又快速流动了起来。杨晓川将气往丹田处收,发现一股暗红色的气流进了自己体内,应该就是那蛇毒了。

    杨晓川用周身的气将蛇毒包住,逼到另一只手的中指,只见那中指越涨越大,渐渐变的乌黑。他将指尖在柴刀上一划,一道黑色的血喷射了出来,连喷了一分多钟。

    “咳……咳”,香婉咳嗽了两声,脸色渐渐恢复,缓缓睁开眼睛,说:“我……这是……死了吗?晓川……你怎么也在。”

    “你在说什么傻话,咱们都活的好好的呢,不信你掐我一下。”杨晓川笑着说。

    香婉伸出手想掐一下杨晓川的脸颊,却使不出力气,只是轻轻捏了一下。

    “好啦。我不会骗你的。看你脸上都是汗,快擦擦吧”这一会儿香婉的脸上已经冒出了不少汗,杨晓川拿起了盖在她身上的衣服,卷了卷递给她。

    “我这样的脸……没有吓到你吧”香婉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对杨晓川说。

    “不会,咱们是朋友,你长成什么样子,我们都是……诶?!你!”杨晓川说着,突然一脸的惊讶。

    “怎么了?”香婉有点紧张的问杨晓川。

    “你去河边,照照你的样子。”杨晓川指着磨共河的方向。

    香婉走到河边,朝水面望去。只见清澈的水面映出自己的影子,还是乌黑的头发,雪白的皮肤,并没有什么异样……等等!香婉仔细的打量了自己的脸,那块蛇皮,居然不见了!

    再看手中的衣服,那块蛇皮竟脱落在了上面。

    香婉又惊又喜,这么多年,除了爷爷,她一直不太敢和人太过亲近,洗个澡都要跑到如此偏僻的地方。如今这个可怕的梦魇,终于彻底消除了!

    “这……是怎么回事?”香婉说。

    “我猜,这块藓可能是你体内的宿毒造成的,刚才我替你逼毒时,应是帮你把体内的宿毒也一并逼出了,宿毒一去,这块藓自然也就脱落了。”杨晓川说。

    “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大福星!”香婉欢呼雀跃,高兴的像个小孩子。杨晓川看着香婉这么开心,也笑了。

    这时香婉突然跑到杨晓川身边,对着他的脸颊轻轻亲了一下,杨晓川的脸顿时通红,如同一旁天边的晚霞……

    傍晚,两人终于回到了竹楼附近。

    “对了,我还没问你,今天怎么会跑到磨共河边去了?”香婉问杨晓川。

    “哦……我是去……找东西”杨晓川支支吾吾的说。

    “莫不是……去找你床底下的贝叶纸。”香婉笑着说。

    “你!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偷看过……”杨晓川一脸惊愕。

    “就……看了一点点,我觉得那东西好像对你挺重要的,又原样放回去了。”香婉有些不好意思。

    “算了算了,反正你也告诉了我那么多你的事,就当扯平了吧”杨晓川摇摇头:“那……你现在知道我……”

    “世界这么大,没见过的事,不代表不看能。不过不管你是不是异世界来的,咱们……”香婉锤了锤杨晓川的胸脯“都是朋友!”

    “嗯!”杨晓川点点头,欣慰的笑了……

    杨晓川必须得重新写贝叶了,香婉答应帮助他,不过今天太过疲惫,二人打算先回去休息。

    这晚杨晓川睡的很香,很快便进入了梦乡,梦里他和何小芹又回到了牛脊村,在满是野花的山坡上玩耍。杨晓川摘了一朵野蔷薇,想要送给何小芹,何小芹一回头,脸却是香婉的模样!

    “你心里,更在乎我还是她?”

    “我……”杨晓川竟一时语塞。

    忽然间周围下起了暴风雪,何小芹的身影消失在雪里,周围的景物也顿时变换,再一看,杨晓川竟来到了自己的串串店里。

    这时从洞子深处走来了一个男人,身子虽肥胖,却尖嘴猴鳃,两绺长长的狗油胡子一直垂到地上。

    “小兄弟,别来无恙啊!”胖男人说。

    “你是福……”杨晓川本就觉得这男人有点像谁,听到这嗓音,终于想了起来。

    胖男人用手指按住了杨晓川的嘴巴,说:“在这里,就不许提我的名字了,知道吗?”

    <span ss="read-author-name">非与非攻说

    最近感冒比较严重,头昏脑涨很难受,现在已经差不多好了。落下的进度会尽快补上,希望各位观众老爷见谅,还能够继续支持哟????(ps:根据我的调查,会繁体字的人是能看懂大部分简体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