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魔法玄幻 > 我能看到世界属性 > 第五十九章 阴谋论
    居然还叫了自己?!!

    肖恩确实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今天才来到了对方家里吧,竟然还要单独见自己一面。

    看着身旁的伊古尼娅一眼,在这种时候这位小巫女大概也高不明白为什么,只是提醒了自己一句:快去吧,这毕竟是伯爵大人在叫你。

    至于艾丽娅同样是一脸不解的状态,或许之前叫艾萨克和伯恩斯坦两位子爵都可以理解,可这次为什么会叫这位刚刚才过来的偏远贵族,在场的明明还有这么多人!

    “维格尔勋爵?来自泰勒米安的维格尔勋爵在么?”那人又叫了一遍。

    “我在!”

    肖恩的回答让众人的视线再一次转向了自己,而且这一回在众人头顶上冒出的状态可比刚才要多太多了。

    “跟我来一趟吧,伯爵大人叫你。”

    稍微给身边的伊古尼娅示意了眼神让对方在这里等着,随后便跟着来叫唤的管家一起过去了……路上还特意看了一眼被众人围着的艾萨克和伯恩斯坦两位子爵。

    他们一直都没说在里面听到了什么,估计是里面那位大人不让他们说出去吧。

    但是这里人多,至于到私底下他们会不会说出去就不得而知了……

    “这边,维格尔勋爵。”

    领路的老人看上去有六十多岁了,不过穿着很是讲究。

    看到几个子爵都对他恭敬有加,估摸着应该是汉密尓伯爵身边的亲信,甚至都超过了他对子女的信任!

    这一路上几乎无人,就连门口把守的卫兵都没有,而且还把仆人们专门叫到了另外一边等候……搞得这么严肃难怪刚才的两位子爵出去后都不敢说话。

    “进去吧,伯爵大人在等你。”那老人站在门口打开门说。

    他并没有进去而是向肖恩指了里面的路……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傍晚晚霞最漂亮的时候,然而这个房间里却显得非常幽暗,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

    房间的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药膏的味道,非常重!

    闻上去就好像那种烧焦的塑料味,可能稍微好一点儿,但还是让人感觉不舒服。

    “是维格尔家的人么?”

    幽暗的光线下肖恩看到在房间边缘靠近窗户的位置上有着一张长椅,椅子上摆放着床垫而在上面坐着一个脸色白得吓人的消瘦中年人。

    要说他是中年人吧,头发却已经全白了,不过皮肤还没有完全到老得发皱的地步。

    而且外面几个汉密尓家的儿女都不算大,眼前这位汉密尓伯爵不会太老才对!

    可脸部上的肉都已经可以看到骨头,现在是春天却还穿着冬天里的厚毛睡衣。

    肖恩看到对方头顶上出现了【虚弱!】和【出现幻觉!】以及【作呕!】等等状态,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负面状态呢。

    怎么会变得这么惨呀!

    看着对方缓缓抬起头来,虽然可能出现幻觉但是还没有出现神志不清的情况,至少还能够正常与自己交谈。

    “是我,汉密尓伯爵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吗?”尽管看到对方这样的状况肖恩还是首先询问了叫自己来的原因。

    “我听说你今天过来了。”

    回话很利索看来这些状态还没有完全让对方失去交谈的能力。

    “是的。”

    “我还听说你们今天在东南边的市场遇到了魔兽袭击?!!”汉密尓伯爵说道。

    说道这里的时候肖恩突然认真的望着眼前这位虚弱的伯爵……对方想要问的是这件事情么?

    “是的。”肖恩再次肯定回答。

    “看来科加城给你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多亏了艾丽娅小姐后来及时赶到我才能化险为夷。”算是见人说人话吧。

    肖恩看着对方,都已经把话绕了一圈还是没有回到自己的问题。

    “你好奇我为什么会教你过来么?”直到这个时候汉密尓伯爵才愿意继续聊最关键的话题。

    “因为我觉得不应该是我。”

    “为什么?”

    “这里还有很多能力更强的贵族,他们做得比我更好!”肖恩一本正经的说。

    然而心里面压根就觉得有问题,在看到对方此时的状态之后肖恩就明白对方可能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无论对方是如何感染上这种怪病的那都不是现在自己可以染指的东西。

    临危托孤?委以重任?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还以为自己是主角么,怎么打都不会死啊?

    我现在要是答应了你什么东西,可能这个家门都走不出去就会被干掉了!

    所以肖恩下意识的就开始拒绝,拒绝自己被拖入泥潭里……

    “你的回答就跟当年你父亲一样。”

    “我父亲?”肖恩望着对方。

    说的就是上一位维格尔男爵。

    “早在十几年前我曾想要团结南部地区的所有贵族,所以写信邀请过他前往科加城,当时我允诺会在现今萧弯镇的地方给你们准备一个牧场,可是当时他拒绝的方式就跟你现在一样。”

    肖恩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巴沙兰帝国已经度过了四百多年的历史,贵族们的习惯也早已经变得各有不同,可归根到底你还是我们中的一员,不可能独善其身,所以在这次收到泰勒米安受灾的消息时我非常重视。”汉密尓伯爵并没有理会肖恩的反应而继续说。

    “我第一次感觉到身体不适是在三年前,不过那时候都挺好,只是偶尔会感觉到反胃、难受。我以为只是普通的生病,而最严的时候就是最近两个月才出现的。”

    肖恩看着对方。

    最近两个月……那就是在冬天的时候咯。

    记得当时发生雪崩之后丹提请援兵回来的时候也没有说对方病得这么严重。

    “伯爵大人觉得是有人预谋的?”

    “这便是我找你过来的原因……有人已经开始向帝国贵族们伸出魔爪了,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肯定已经存在了很久。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快不行,所以需要尽快选出继承人,但是我也不希望南方贵族因为我的事情而变得混乱,所以我需要吩咐所有权势的贵族们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否则就会正中对方心意!”

    话讲到这里汉密尓伯爵慢慢尝试着正坐起来。

    “然而周边所有贵族们几乎都出没于各种社交场合之中,可能早就被对方盯上了。但只有一个人是例外……你。你在所有贵族中也是一个例外。”汉密尓伯爵认真的望着肖恩。

    而此刻的肖恩对于自己是不是例外倒没太在意,因为在对方说有人已经伸出魔爪的一瞬间自己的脑袋里就回想起几个特殊的片段。

    溪村的雪崩,巴赫勒的魔法以及小水道里的大老鼠。